充滿陽光的笑臉

充滿陽光的笑臉

那年某個星期天在她家門前望見了她,一張掛著笑容的面孔令人永不能忘,很開心發現了這樣的陽光女孩,令本來心情沉重哀傷的我頓然暢快起來,我已經喜歡上這一張笑臉,有一見鍾情的感覺。

我們竟然有相識的緣份,原來我的兒子已是她的朋友,她喜歡伴他玩耍,一個充滿愛心的人,當知道我是她朋友的爸爸時她表現出微微的驚訝,她說 “小明一個人看上去很孤單,反正我空閒我會為他開枱打二人麻雀,因為他喜歡這玩意,我家中又没有其他玩具,他快樂我也快樂。” 後來我才發現她對打麻雀是没有興趣的!陪伴是她給我兒子最寶貴的禮物,但我們是否相逢在不適當的時候和環境呢?我還是要鼓起勇氣地去認識她,我就是不能錯過她!

那次午餐的約會,我們用完餐一直坐在餐廳内,過了午膳的時段侍應送上賬單,告知是落更的時候,請我們結賬離塲,我不甘心不能多坐一會,對她說不如我們再點客甜品,她却反對地説 “我們走吧,我們是不應擔誤人家的,而且我們真不需要什麼甜品。” 她的行為真的令我深感佩服,她只不過是個十七歲剛中學畢業的孩子,竟然較我這個快將三十歲的人更懂為他人著想,她是一位周到的人,我深深的被她所吸引著,她是個充满趣味與性格獨特的人,我想我又再次墮入情網了!為了與她相聚,我已經開始失去理性,最想見的人竟然只會是她,我真不想見任何人,只是想要見她,有點瘋狂的感覺,從來沒有任何人可以令我如此的著迷,我對過去的女朋友們是沒有這種感覺的,她太神奇了!

隨後我與她走到赤柱,我們走過店外擺放的手套,她快速的選了一對,然後吩咐我要買給小明,我們快樂地相視而笑,她自己却什麼都没有要。我永遠也不能忘記她這窩心的行為!

我看了Robert Louis Stevenson 的書,其中有幾句我一定要與她分享,“So long as we love we serve; so long as we are loved by others, I would almost say that we are indispensable; and no man is useless while he has a friend.”

她把我灰黑的世界帶來了新的希望,我的内心世界已被她攻陷了,而我又不懂她是否在乎我,我覺得我是配不上她,她會願意成為我的好友嗎?我又要怎麼才可以與她在一起呢?

 

二零一九年五月

這是我幻想的“他的版本”,我幻想他在幻想什麼,幻想真美!

“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” 是我喜愛的電影,人生是苦的,但其實不是必然的,當中就是有些陰差陽錯,每個主角都想不通吧了。人生是可以美好的!

作者:周到

對我的糊言亂語與錯字,真不要太認真,事實這就是我的水平,我接受了,所以我很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