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oundly In Love With Food.

先生,你好!

先生,你好!

很喜歡稱呼你 “古生”, 雖然你要我叫你 “Nick”,你說我一句先生,你一句小姐,好像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,我說好吧,如果你不想叫我 “周小姐” 你就叫我 “周到” 吧,太便宜我了,我以後就是你位 “周到” 朋友,但我是不懂做一個周到的人啊!無聊的對話竟然是可以令人無比的暢快,我真有點過份,但感覺很爽!

我還是一直的 “古生,古生” 的叫唉著你,一見你就歡歡喜喜的問道 “古生,你好嗎?” 我覺得這種感覺有㸃曖昧,同時却是醉人的,你没有同感嗎?

我們就是這樣掉進了我們上演的故事中,短暫而微不足道,哈哈,在這小小的世界裡没有其他人,我們就是兩位主角,這裡感到喜歡與討厭,却又是段有㸃甜的苦戀。面對你這位重要的對手,我覺得自己是很無知和卑微的,戰戰兢兢的感覺也湧現了,我要真的待你好,但又不能讓你洞悉那深厚的情感。我伴著的是可愛的你,你却要忍受可惡的我。

我們在同一的沙灘上,你喜歡躺在陽光下把皮膚曬黑,到海中暢泳,我不懂水性,却也喜歡把赤腳沾染一下海水,然後躲在陰涼處看不用思考的漫畫,看到有趣的幾頁,笑得像一個儍瓜,你說你最欣賞我的是一張笑臉,只要你快樂我會再給你一個又一個可惡的笑容。這是非常的平淡,却是借來的光景。

與你一起的旅程是最安全的,我從來就不察覺到什麼危險,你說得對我們不會擔心塞車,跳上你的電單車,雙手找緊著你,坐在你的身後,左穿右插,全程没有對話,根本是講了也聽不到的,這種感覺是我最喜歡的。

古生你說我是一個迷,是一個你捉摸不到的人,哈哈,這個當然啦,你只要好好地待我便足夠了。我又有多認識你呢?你又住在那裡呢?好像是第二街附近,你很窩心地給我你辦公室的電話號碼,但我又有需要對你有任何要求嗎?我憑什麼?我覺得在我們的世界外,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應該有,你也感受到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吧!人生就是唏噓,你是明白的。

如果我有你家住址和鎖匙,我一定像 “重慶森林” 的王菲一樣,一有機會就偷入你家去了解你。我會替你的室內添加兩盤三葉草,準備一些餸菜,為你煲一窩蓮藕粉葛湯,一定要仔細地欣賞你那缸熱帶魚,然後拿你支吉他來舞弄一番。幻想真是太美了,想著就在儍笑了,我就要執迷不悟的喜歡你,唉,我就真是迷失得太深了。

那次我們一同凝望著店内的婚紗照,你慨嘆新娘很漂亮,我默默無語,覺得你有㸃令我討厭,那新娘根本是濁氣的,只是化了濃粧吧,男人都是這麽膚淺和注重美麗的外表嗎?這其實只證明你是個正常人,我從不著重外表,馬馬虎虎見得人就算,口罩真是最偉大的發明,普通人用來防止受病毒感染,名人用來避免羣眾的耳目,哈哈,我大可用來遮掩有點醜的面孔,但真的太焗了,炎熱的日子怎戴得上?

當你跟我提起那歌詞 “if loving you is wrong I don’t want to be right” ,我的心真的很震撼然後碎掉了,這不就是悲劇嗎?這好像就是不能再見的前奏,只怕情陷得太深,你怎麼不能跟我一樣的一直的假裝下去?起碼我們也可再相見…一切都很難於啓齒。我們竟然連再見也不能好好的說一遍,我們的將來真的是 “impossible”是嗎?

面對現實的世界,你我只好乖乖地各自走所謂”對”的路,是為求安心但不甘心,你獨自回到你的世界,是我不懂的國度,所以有點神秘。我孤單一人踏上飄洋過海的歷險,有㸃害怕和迷惘,但裝甲著你給我的回憶,我一定會堅強地成長的,離别就是期待可再見。

人生應該是 “i’m possible” 才對啊!

長久的别離,老天是否應該安排我們一個再見的機會?

如果再見我一定不會紅著眼與紅著臉,我會戴上口罩幪著面,有點神秘的感覺很棒,只想再一次對你說 “我是你位周到朋友,古生,你好嗎?”

 

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七日

無無聊聊之作,深感只應正面地面對人生。

作者:周到

對我的糊言亂語與錯字,真不要太認真,事實這就是我的水平,我接受了,所以我很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