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oundly In Love With Food.

Wow,有點重口味!

Wow,有點重口味!

某一個很遥遠的晚上你邀請我一同去看音樂會,不知我為什麽會跟一個剛相識的人去看音樂,原來行為是無意識地受感覺控制著的, 我是渴望了解你和你的音樂,看的是 “Bow Wow”,對不起你找錯人了,那不是我懂的音樂,”ABBA” 會適合我多些,日本重金屬真的太重口味了,你真的享受嗎?太嘈了,好不容易撑到完塲。我告訴你我自己回家便是了,反正對面有巴士站,這可把你嚇壞了,你很誠懇的跟我道歉,其實你沒有錯,你又怎會知我是個食古不化的人,我是要向你道歉才對啊!你就是喜歡我伴著你嗎?我却又是喜歡伴著你,喜歡就值得,大家口味不同是應該互相尊重的,就這樣我跳上車坐在你身後,多謝你堅持送我回家,我是十分討厭等巴士的。車途上,坐在你身後我一直在偷笑,哈哈,你永遠都見不到和不知道,這感覺我不懂用文字來形容。最愛與你玩著心理遊戲,一切用心來感受,倍添人生繽紛的色彩!

我們音樂口味不同,所以你就很努力的千就我,要同我去看許冠傑和 Leo Sayer 等等我比較接受的音樂,真的是 “More than I can say…” 我真的很感動。

每一個人起初都可能有對伴侶定下各種世利的條件,例如樣貌,年齡,身型,身家收入,學識,人品等等。奇怪的是當我遇上了你,所有條件我是可以掃進垃圾桶的,這時我才發覺我是充滿著缺陷的,多謝你對我的包容。

口味真的是很個人的,沒有人會了解我們會走在一起,我們就是喜歡互相陪伴的時刻,我認為陪伴是世上最寶貴的禮物,但有人却道“陪伴是世上最奢侈的禮物”,我很討厭這一句,但却是千真萬確的,因為我們真的是消費不起的。我完全没有獨立的經濟能力,我沒有這能力所以就沒有任何自主權,我只好向現實妥協。

在那吐露港的星光之下,我們也不能坦白地吐露心聲,你我只能意會。

張小嫻名句 “世上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生與死的距離,不是天各一方,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卻不知道我愛你。 ” 雖然她寫得出神入化,這是我最最最不想接受的現實,喜歡一個人,最殘酷的是你根本永遠都不能向對方言明。我却只可選擇 “我要和你沒有任何的距離,我要把你好好藏在心裡,記在腦內,與你一同走遍世界每一寸的方土。”

有你相伴的時光,就是你給我最寶貴的禮物,是永恆的回憶,這是我最喜歡的,Wow原來你就是最最最合我口味的!

作者:周到

May 2019

在我最累最痛的時刻,我是多麽想向你投奔啊!在我快樂的時刻,我會沉默的想著你,有你,世界更加美麗!

對我的糊言亂語與錯字,真不要太認真,事實這就是我的水平,我接受了,所以我很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