鄺慈的散文

金大俠的隨意門

金大俠的隨意門

隨意門是「多啦A夢」的法寶,它是一扇能通往任何地方的門。 金大俠的小說,也是一扇隨意門,通過它,我們縱橫於金庸筆下的時空,踏破江湖路,遍閱人情,備嘗世味。 幽秘的無量山瑯環福地、白雪冰封的天山縹緲峰靈鷲宮、遍植茶花的姑蘇曼陀山莊、天蒼蒼野茫茫的塞外風光、江南湮雨下的嘉興醉仙樓、山危水險的冰火島、群豪雲集的岳州君山丐幫大會、全真教與古墓派的所在地終南山、遭六大門派圍剿的明教總舵光明頂、詭密的日月神教總壇黑木崖…… 對於武功,印象最深的當屬剛猛雄渾、無堅不摧的降龍十八掌,喬峰、郭靖使得虎虎生風,一代大俠當如是。鐵屍梅超風的九陰白骨爪、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化功大法、假太后毛東珠的化骨綿掌,陰損武功五花八門,超乎我們的想像。仙風道骨的逍遙派武功、高雅優美的桃花島武功,在在令人神往。至強輕功神行百變,只淪為小寶的逃命大法;無形劍氣六脈神劍,被段譽使得時靈時不靈,都令我等讀得暢快開懷。還有老頑童周伯通,窮極無聊而自創的左右互搏之術,沖淡了十五年歲月的孤寂,這種自有我天地的樂觀天真,老頑童獨樹一幟。俗諺「殺頭的生意有人做,賠錢的生意無人做」,東方不敗、林平之、岳不羣為了絕世武功不惜自宮,都落得不堪的下場。 《射鵰英雄傳》裏面,一隻叫化雞引來了北丐洪七公,而黃蓉為了留下七公,令他傳授降龍十八掌給郭靖,什麼玉笛誰家聽落梅、好逑湯、二十四橋明月夜,家傳佳餚傾囊而出,吃得從不收徒的七公忘乎所以,十八掌都傳了十五掌了。當然,郭靖的人品起了一定的作用,但這一段妙趣橫生的情節,令不少讀者經年難忘。至於七公重傷之際仍念念不忘的鴛鴦五珍燴,「廚房裏的家生、炭火、碗盞都是成套特製的,只要一件不合,味道就不免差了點兒。咱們還是到皇宮裏去吃的好。」七公已達至吃貨的最高境界。韋小寶初見陳圓圓,被奉以蘇式點心招待,松子糖、小胡桃糕、核桃片、玫瑰糕、糖杏仁、綠豆糕、百合酥、桂花蜜餞楊梅,一串名字唸下來,一陣陣香糯軟甜躍然紙上。 金庸小說中,經典人物不勝枚舉。性格塑造的突出、人性描寫的深刻,不只限於主角,連配角亦都精彩萬分。 鐵掌蓮花裘千尺,她恨丈夫無情的背叛、下手的狠毒。當初教他武功,助他退敵,換來的卻是被挑斷手筋腳筋,棄於潭中。恨就像熊熊烈火,無時無刻地燒灼着她的心。她在谷底以棗為食,將吃剩的棗核練成殺人利器,想必她每次練棗核釘的時候,眼中浮現的都是公孫止的腦門,才能練得如此出神入化吧。 康敏,夥同奸夫白世鏡謀害丈夫馬大元,嫁禍喬峰;想方設法揭露喬峰身世,令他不容於丐幫,不容於中原武林;誤導阿朱,累她身受喬峰一掌殞命,令塞外之約終成遺憾。一切的起源,皆因康敏自負美貌,覺得在洛陽百花會上受到喬峰的無視,引發她瘋狂的報復。她偏執、自戀、病態的忌妒,令她踏上不歸路,結局悲慘,被阿紫劃破了臉,傷口潑蜜引螞蟻囓咬,看到自己毀容後的臉,過度刺激而猝死,只可說是惡人自有惡人磨。 南蘭,去世前留下遺言:「死後將屍體火化了,把骨灰撒在大路之上,叫千人踩,萬人踏!」她,拋夫棄女,跟丈夫的朋友田歸農私奔,苗人鳳雨夜攜稚女追截,可惜丈夫的乞求,女兒的呼喊,也不能令心硬如鐵的她回眸一顧。到頭來她卻發現,一心渴求的愛情背後,藏着的是窺探和利用。最後,通過田歸農的手,把嵌着藏寶圖的珠釵歸還給苗人鳳,令田歸農白忙一場,自己亦隨着鬱鬱而終。她自私、不懂真情、罔顧人倫,但她不愚蠢,懂得悔疚,亦盡量作了補償,須然這都不是丈夫和女兒想要的。 金大俠除了膾炙人口的「飛雪連天射白鹿,笑書神俠倚碧鴛」外,多年來亦發表了海量的社評、散文及政論文章,早年亦翻譯過一些外國短篇故事。在現實的世界裏,金庸用手中的筆,道盡世間不平事。如在〈月雲〉這一篇自傳體的散文中,通過描寫宜官(金庸兒時小名)家中小丫頭月雲的際遇,記述幼時的他,已開始感知人世的不公。又如《連誠訣》的主角狄雲,就脫胎自他家中的一個長工的悲傷往事。「不應當欺壓弱小,使得人家沒有反抗能力而忍受極大的痛苦」反影出金庸深沉的人文關懷,值得我們敬重。 原刊《城市文藝》第98期,2018年12月20日,頁84-85。